阿道夫·路斯:回归本源,建造适宜

 > 发布于2023-09-18 阅读 9
更多

文章来源:博主:远届 InVision

本文所涉全部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Adolf Loos阿道夫·路斯和Corbusier柯布西耶是现代建筑空间设计上的伟大探索者,本文则着重分析对柯布西耶的建筑设计理念产生深远影响的路斯的建筑观与Raumplan空间体量规划法。


Adolf Loos 于1870年出生在奥匈帝国境内的布尔诺(Brno,当时的奥匈帝国,如今捷克境内),出生于石匠家庭,活跃于维也纳最后的黄金时代。


▲阿道夫·路斯是拥有奥地利和捷克血统的建筑师和极具影响力的欧洲现代建筑理论家。他的文章‘Ornament and Crime’(装饰与罪恶)主张光洁而清晰的建筑立面,与19世纪末流行的奢华装饰风潮形成鲜明对比,也体现了比维也纳分离派更现代的审美原则,维也纳Loos House的设计是分离派现代宣言的集结号。


阿道夫·路斯成为现代建筑的先驱,在建筑和设计方面提出了影响深远的现代主义建筑学理论和批评体系,其中最著名的即为提出‘Raumplan’(空间体积规划)来以缜密逻辑和多重变化来设计室内空间体量的方法,最著名的实践作品就是位于布拉格的Villa Muller。


LoosHouse by Vienna Secession


Villa Muller by Adolf Loos


在美国多年的见闻开启了他对于现代建筑的理论探索历程,在1896年,路斯与维也纳分离派有过短暂的交流与学习,然而他拒绝了分离派的设计风格,并提出了一种新的,朴实无华的建筑理论模式,即Rumplan空间体积规划法。


▲从1904年开始,路斯能够开展大尺度的项目实践,在这一时期路斯与维也纳分离派的短暂合作和交流开始了,最引人注目的是所谓的'Loos House'(建于1910年至1912年)。其原型是路斯在1898年为维也纳的裁缝Goldman和Salatsch设计的位于Habsburg城市住宅霍夫堡宫对面的商店。


这座房子是如今位于维也纳的Michaelerplatz 3,这座房子饱受当代人的批评。立面由窗口下沿的直线窗台和缺少抹灰的粗糙直线遮阳棚支配,这使它得到了“没有眉毛的房子”的绰号,据说奥地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对现代建筑极度鄙视,以至于他尽量避免离开霍夫堡宫之后穿过附近的一个大门而看到这座建筑。


Knize by Adolf Loos


American Bar by Adolf Loos


Cafe Museum by Adolf Loos


▲路斯于1904年访问了斯基罗斯岛,并受到希腊群岛纯净几何形态建筑的影响。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匈帝国崩溃时,路斯被马萨里克总统授予捷克斯洛伐克公民身份。然而他的主要居住地仍然在维也纳。


在第一奥地利共和国期间,路斯开始对公共项目感兴趣,他为维也纳(红色维也纳时期)设计了几个公共住宅项目,这些住宅项目开始具备一些几何形态组合上的思考。


路斯对古典建筑极度崇敬和着迷,这反映在他的理论著作和他参加1922年芝加哥论坛报的建筑竞赛Chicago Tribune Tower Competition,路斯在这个竞赛中提交的方案是一个巨大的多立柱。


Chicago Tribune Tower Competition Doric Project by Adolf Loos


▲Loos撰写了几篇有争议的作品。在1900年出版的‘Spoken into the Void’中,他抨击了维也纳分离派,当时正值维也纳分离派推行的建筑理念达到顶峰。


在路斯的文章中,他使用了挑衅性的语言来表明自己对维也纳分离派的反对立场。


1910年的一次演讲和1913年首次出版的题为'Ornament and Crime'的论文将阿道夫·路斯的建筑理论推向巅峰。


他探讨了文化的进步与删减日常物品中的装饰的关联性,因此,他认为逼迫工匠或建筑商将时间浪费在装饰上是一种犯罪行为,这会加速被设计对象的过时速度。


路斯的建筑简化理论影响了现代建筑的最小尺度,并引发了极大的争议。然而,虽然外墙上没有装饰,但许多路斯建筑的内部装饰都采用了丰富而昂贵的材料,特别是石材、大理石和木材,它们皆以一流的工艺制造,以在平面上展现出自然的图案和纹理。


因此,路斯的理论中区别装饰的罪恶与否并不在于复杂和简单,而在于装饰的有机性和多余性。


Ornament an Crime by Adolf Loos


▲总是反对多余装饰,但是路斯对装饰艺术本身感兴趣,他收集的很多纯银和高品质的皮革制品。


Ornament and Crime

- 装 饰 与 罪 恶 -


▲阿道夫·路斯在其设计理论中的重要观点是对建筑本源的探索,他的主张并不是追求新的形式,而是在思考建筑更本源的东西。这种探索的另一个最典型的现代建筑代表人物是柯布西耶,两者在建筑本源探索过程中的典型实践代表作品分别是穆勒住宅Villa Muller和斯坦因别墅Villa Stein。


Villa Muller by Adolf Loos


Villa Stein by Corbusier


▲1908年路斯在其论文Ornament and Crime中指出装饰是原始的,野蛮的行为,是不发达的人类表现。提倡装饰的落伍者延缓了民族和人类文化的进步,装饰造成了劳力和材料资源的极大浪费,装饰意味着工艺奴役的惩罚形式,装饰是欺骗性的,他从经济发展,道德伦理,文化进步方面对装饰进行了批判。


▲路斯在装饰理论上的最高实践同样体现在1928-1930间完成的Villa Muller上,内部的装饰很精致,可以看出他不是完全反对装饰,再次反应他理论的适宜性 。


Adolf Loos


▲我们对路斯的理解,不能简单的把“装饰就是罪恶”理解成一种口号,而更应该把他的这种对装饰的反对,理解成饰面和内核的适宜性,即主张建筑师应该侧重于“建造适宜”。简单的几何轮廓,独特的饰面材料,特殊房间稳定的均衡,古典的比例,明确的局部特征,个性的开窗等等。


Villa Muller and Raumplan

- 穆 勒 住 宅 与 空 间 体 积 规 划 -


▲穆勒住宅由穆勒现生和他的妻子共同委托路斯设计。Muller先生是一名工程师,并且是一家名为Kapsa and Müller的建筑公司的合伙人。


此时路斯的设计方法也在转型,因此该项目成为了路斯Raumplan空间体积规划法的一次绝佳实践,由于路斯健康状况不佳,合作设计师Lhota也为设计做出了贡献。这对夫妇在1948年共产党控制它之前在这所房子中居住了十八年。1968年,在穆勒先生妻子去世后,别墅家具和收藏品中最重要的部分被应用艺术博物馆以及国家美术馆购买。


穆勒住宅当时被宣布为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的文化纪念碑。它曾被用作仓库、图书馆,后来被用作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所的所在地。


在1989年共产主义垮台后,这所房子被交给了Muller的女儿EvaMaternová。她于1995年将它卖给了布拉格市政府,并将其交给了布拉格市博物馆。该房屋于1998年修缮完成,最终于2000年重新开放为博物馆。


▲Villa Muller以其对阿道夫·路斯的Raumplan的展示而闻名,Raumplan如上所述,可以理解为在空间层面思考的同时解决平面问题的方法。因此,Raumplan的核心设计原则之一就是通过不同标高的内部空间体量来设置开窗,从而创设独特的立面状态,以及通过建筑物的多层次分割来进行内部流线循环。


穆勒住宅外墙体实际上完全由砖砌体建造而成,建筑物的其他部分由钢筋混凝土制成,这表明穆勒住宅的结构本身是一系列与内部结构脱离的浮动墙面,内外墙体结构在空间上是分裂的,在结构上是独立的,这也是Raumplan成立的一个核心前提,不同标高空间层面上思考的内部流线循环和内外结构独立这两点本身也是柯布西耶的Villa Stein所具备的。


Raumplan of Adolf Loos in Villa Muller


▲Villa Muller的基本设计原型是12mx12mx12m的立方体,在东北部适应地形的斜坡方向被地面以上部分被切掉5.5m作为地下空间及基础,这个数据也是路斯刻意设定的,意味着地面以上部分和12m模数单元的比例大约为黄金比例。


同时,路斯在Villa Muller的立面和平面上设置了隐藏的方格模数以及在黄金分割点切割方格形成新的定位点和小空间或者立面构件。这种隐藏的比例在Raumplan的空间体积规划中同样采用,因此在看似无序的立面开创中隐藏了美妙的比例,让立面随意却没有混乱不堪。


Villa Muller by Adolf Loos


North Facade of Villa Muller by Adolf Loos


Floor Plan of Villa Muller by Adolf Loos


▲阿道夫·路斯在Villa Muller的设计中追求追随散步者的路径时可以获得一种如画式的效果,这种设计同样在柯布西耶的Villa Stein中被作为核心概念引用。


Villa Muller的Raumplan应用达成的结果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平面设计完全突破原来的概念,没有共同楼层的概念;每一个房间的高度对应一个景观,而空间之间也存在一定的交流性;流动空间的新概念:上下空间,不在一个水平面上的空间流动;区分和整合,所有空间就像一个个箱体组合,设计就是把不同高度的空间组合起来;开创了自由剖面的思想:空间(场所)组合,不同尺度房间与不同空间高度的整合。把每个空间做到最适宜的同时,达到空间的交流(他是一个独立空间的组织,而密斯凡德罗是所有空间的打开,来形成空间的交流)。


Looshaus奥地利·维也纳


Looshaus(也称Goldman & Salatsch 大楼)被誉为维也纳现代主义进程中最重要的作品之一,虽然这座建筑摒弃了常规意义上的屋顶和窗户的装饰而被当时的民众戏称为“没有眉毛的房子”,但阿道夫·路斯依旧坚持自己建筑美学的主张和实践。Looshaus的建成是对历史主义的一次革新,并为当时的欧洲种下了现代主义的种子。



作为现代主义建筑的启蒙式、具有开创性的作品,Looshaus有着鲜明的几何式外立面,但这并不意味着它是单一的功能性建筑,大楼底部的大理石和室内丰富的材质展现出阿道夫·路斯对于细节的精确把控,即便是鲜艳的色彩和复杂的花纹,也能达到有效的平衡,从而建立一种独特的美学体系。


Villa Winternitz布拉格



温特尼茨别墅是阿道夫·洛斯一生中完成的最后一座建筑。Loos直到1932年秋天才能够监督施工,尽管大部分责任已经由Karel Lhota承担。11月底,卢斯最后一次离开布拉格,他在罗森于格和卡尔斯堡的奥地利疗养院的治疗很快因他于次年8月去世而结束。


Villa Winternitz没有Loos其他内饰的昂贵材料。作为一个结构,它的成本相对较低,内部的表现只能通过砖、石膏和木材来体现,没有通常的豪华大理石。此外,它的Raumplan不如Villa Müller复杂,Villa Müller利用了11米高度差的地形;在其平坦的场地上,Villa Winternitz的Raumplan仅限于六层。



房子的入口被赋予了Loos特有的不起眼的形式,插入左侧立面,并由一个简单的前庭保护,毗邻一组衣帽间、厕所和洗手间。从这里,进入地窖或地面房屋的主要空间。


在地窖里,Loos和Lhota规划了管理员的住所,包括一个房间和一个带必要设施的厨房,一个带烘干和熨烫室的洗衣房,锅炉和一个燃料储存区,当时是焦炭。


一楼有一个公共起居区,Loos和Lhota的计划将其标记为客厅。其建筑面积为11×9米,设计在两层。较低和较大的向花园开放,与贯穿整个房子的露台相连,并允许从楼梯下进入花园。


上半部分包括用餐区,通过一扇门与厨房相连,以及一个较小的生活空间。


在后一个空间中,图书馆与厨房对称定位;然而,厨房和图书馆都不是公共空间的一部分,被墙壁隔开。


沿着空间的轴线,楼梯通向上层,这构成了单个家庭成员的纯粹私人区域。


沿着立面的所有三间卧室都可以进入大露台,尽管家庭回忆表明它只是很少使用。



计划中指示的“客房”是厨房,实际上用于家庭早餐。后部的另一半是一个宽敞的浴室和衣柜。凹陷的上层是儿童女服务生和厨师的房间,共用一个厕所和浴缸。


在家庭中,他们经常重复Loos的断言,即窗户护栏杆设置得特别高,以防止仆人们被风景分散注意力,转而致力于工作。


尽管如此,这是最高的露台,巨大的凉棚在四根柱子上(最右边的柱子里有烟囱管),毗邻女仆的房间。由于它提供了最好的景色,以及日出和日落的景象,Winternitz家族比较低的露台更经常使用它。


Café Museum奥地利·维也纳



Loos在1899年新艺术运动时期的高峰期建造了这家简单的咖啡馆。它被昵称为“Cafe Nihilism”,并被描述为“所有现代室内设计的起点”。


这家咖啡馆是他早期职业生涯中最著名的项目之一。Loos在咖啡馆的设计上应用了他的反对装饰的发展理论。



咖啡馆博物馆的内部有浅绿色的墙壁和黄铜栏杆。黄铜导轨是内部唯一的装饰元素,但它们具有电导体的功能。Loos也设计了红色的椅子,放在咖啡馆里。


咖啡馆原始家具的建筑师Adolf Loos认为,建筑师必须专注于功能方面,而不是艺术方面。他专注于咖啡馆博物馆的简单设计,在咖啡馆博物馆开业时,这是革命性的。


Khuner country house奥地利·维也纳



在十九世纪末,在相对繁荣和新的流动性的推动下,欧洲资产阶级成为该领域的时尚娱乐或假期,摆脱了大城市的喧嚣。Adolf Loos通过旅行意识到了这种现象。


1928年,建筑师和他的合作者Heinrich Kulka在Semmering旁边的Peyerbach附近为食品制造商Paul Kuhner设计了小屋。



在一块海拔900米的土地上,在一块由木头制成的实心砖石上,两层楼,在屋顶下建造了一个阁楼,有两个斜坡,带子上覆盖着缓缓倾斜的屋檐,并涂有锌板。这完成了楼梯,阁楼也有一个淋浴。


在阁楼和四楼模式中,有一个平坦独立的小露台,可以欣赏到周围环境的广阔视野。这栋建筑的横梁天花板真的起到了辅助作用。



Loos使用大型窗框,创造了一种错觉,即内部和外部之间没有障碍,与城市项目中发生的事情相比。


Apartment at 12 Klatovská Street捷克·皮尔森



Josef Vogel医生的公寓由Adolf Loos在20世纪20年代在Klatovska街12号的房子里设计。这所房子最初由埃米尔·斯柯达家族拥有。


其中一间公寓后来被实业家Otto Beck家族占用,Adolf Loos早在1908年就为他设计了公寓内部。后来,Otto Beck的女儿成为Adolf Loos的第三任妻子。


然后,这套公寓由犹太裔医生Josef Vogel拥有。当时,Adolf Loos再次重新设计了整个公寓,包括医生的咨询室。



起居室固定式的家具扩大空间的视觉范围同时,并为简易的工作台和交谈区预留出足够的尺度。


餐厅的色调和用材与起居室虽有着明显差异,但却保持了温暖且明亮的一致氛围。


阿道夫·路斯非常善于将肌理复杂的石材和木材进行结合,并能在材料间取得一种微妙的协调,避免杂乱和过度使用。



在纳粹占领期间,这所房子被德国人没收了。从约瑟夫·沃格尔医生的原始公寓中,只保留了两个房间——餐厅里有餐厅和内置家具、木制墙砖和石灰华瓷砖的沙龙。房间由原始家具的精确复制品布置。


Richard Hirsch’s Apartment捷克·布拉格



阿道夫·路斯在捷克土地上创作了他的几部杰作,其特点是外部和内部的明显减少和简化。1907年,他设计了企业家Martha和Wilhelm Hirsch的公寓内部。


直到20世纪80年代,人们才知道这不是他为赫希夫妇承担的唯一任务:在20世纪20年代,换句话说,几乎与卢斯在布拉格设计穆勒别墅同时进行时,他正在为这对夫妇的儿子理查德在学生宿舍工作。这套公寓与玛莎和威利·赫希的公寓位于同一栋楼里,但高出一层楼。



阿道夫·路斯曾在他的文章中论述到“住宅不必向外部透露任何细节,相反,它的丰富性和设计都必须体现于室内环境之中。”Richard Hirsch公寓便是最佳的诠释,这所公寓不仅在战争中幸免于难,其中的家具和陈设也几乎保持着最初的样貌,真实的还原了阿道夫·路斯当时的设计构思。



几年前,理查德·赫希公寓的幸存家具被运往布拉格,并安装在靠近旧犹太公墓的类似空间中。所有家具和内置元素都经过精心和专业的修复。非常强调使用原始方法来处理材料表面,以及在绝对需要更换的地方使用原始材料。



这间公寓的主人是一位家境富裕的学生,因此并没有布置厨房,他的厨师居住在同一层的另一间小公寓内,每天负责日常的饮食起居以及清洁的工作。在开放式的公寓里,就餐区、阅览室和一个私密的酒吧休息区通过立柜和家具进行分隔,深色的木材和白墙构成公寓的主要基调,为了契合业主的年龄和趣味审美,几处穿插的鲜丽之色,令整体空间氛围更加生动活泼。


The Brummel House捷克·布拉格



在完成了Richard Hirsch’s Apartment之后,阿道夫·路斯的名字逐渐为大众所熟知,来自布拉格的Brummel夫妇非常喜欢这所公寓所呈现的生活方式,因此委托他重新设计了位于Husova街的单层住宅。



与Richard Hirsch’s Apartment不同的是,阿道夫·路斯在材料和色彩的选择上变得更加大胆。色调鲜明的地面和墙面产生明显的对比,但又通过叠加的石材或是编织的地毯进行中和,凸显出当地工艺产品的独特魅力,而精挑细选的灯具,也因变化的造型和肌理材质丰富了空间的设计细节。



房子和内部设备的重建是阿道夫-卢斯为Jan和Jana Brummel在Husova街58号设计的,实现于1929年。这座房子不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对斯柯达工厂的大规模轰炸中幸存下来,而且在20世纪80年代各种国家机关试图拆毁它。战后,房子被归还给了原主人的家人。一个私人业主,也就是建造者的亲戚,正在以一种敏感的方式翻新这所房子,并计划在2015年旅游季节开始时,在卢斯室内装修的导游下向公众开放。




以下内容需要登录观看

登录
#设计视野

本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本内容系作者授权发布,末经许可,不得转载

收起
表情
发送

来抢个沙发吧~

游客

游客 开通会员

资料 0 提问 0
笔记 0 回答 0
图文 0 人气 0

最新图文 查看更多 >